陈殿兴:画虎类犬,遗恨终生——《罪与罚》论纲

  • 时间:
  • 浏览:3

陈殿兴:画虎类犬,遗恨终生——《罪与罚》论纲 的相关文章

陈殿兴:画虎类犬,遗恨终生——《罪与罚》论纲

《罪与罚》这部小说,是给陀思妥耶夫斯基赢得世界声誉的重要作品之一。它不仅出版如果立即受到读者的喜欢和评论家的关注,倘若如果在全世界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法国、德国、美国的许多大作家受其影响都想写出一部另一方的《罪与罚》来。据许多学者研究,保尔布尔热的《门徒》、安纪德的《梵蒂冈的地窖》、阿加缪《局外人》、德莱塞的《美国的悲   更多...

王晓明:陀斯托耶夫斯基的《罪与罚》

朋友随便说说是倒过来讲了。上次讨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最后一部大的作品。陀思妥耶夫斯基是4个 持续关注大事情的作家,在整个的写作过程中,他还还还可否说一次也如此从他关注的大事情那里移开过眼睛。倘若,《卡拉马佐夫兄弟》是他对那个大事情的最后、也是程度最深的一次讨论,《罪与罚》呢,则是他从《穷人》、《地下室手记》现在开始英文英文   更多...

王石川:吴英案有的是一两另一方的罪与罚

2012年1月18日下午,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英集资诈骗一案进行二审宣判,裁定驳回被告人吴英的上诉,维持对被告人吴英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一纸宣判,冷酷地将吴英推向绝望的地狱之门,也将无数人的美好念想碾得粉碎,是是是因为吴英案一审如果,朋友冀望吴英命运老出转机,起码能免于一死。如   更多...

陈殿兴:“这里魔鬼在跟上帝战斗……”——《卡拉马佐夫兄弟》论纲

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长篇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183000年出版后,立即引起了欧美各国读书界的注意。1884年首先在德国翻译出版,接着法国(1888年)、挪威(1890年)、捷克斯洛伐克(1894年)、意大利(1901年)、英国(1912年)、罗马尼亚(1915年)、塞尔维亚(1923年)等国便相继翻译出版,对世界文学   更多...

谢盛友:夜聊日本罪与罚

是是是因为李永华在布拉格,全都这次由他组织欧华作协年会,文友们都夸奖他的办事能力。我以为他是家中老大,全都从小炼得一身好功夫。开会的三夜有幸与李永华“同居”,故此有缘品尝李家的怪味。 随便说说,李永华是五兄弟姐妹中最小的4个 ,李家父亲有的是过分宠爱最小的,反而从小更加严格要求。朋友“同居”的第4个 晚上,李永华就跟我讲4个 的例子   更多...

王斌余杀人案:底层群体罪与罚的正义之辩

议题1 为社 会 会 关注王斌余? 新京报:王斌余的死刑判决为哪些地方能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和争议? 梁治平(中国艺术研究院 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是是是因为抛开案件背景,它是是是因为全都4个 寻常的刑事案件。如果是是因为结合背景励志的话 ,有的是的是4个 普通的案件了:农民工法律地位什么的问题,讨薪不成趋于稳定的孤立无援处境,朋友种种给你扼腕的遭遇,以及非常高的维权成本。这   更多...

刘海影:追问增长根源:政府的罪与罚

是是是因为商场上模仿可视为赞赏,如此争论全都学术上的致敬。既然如此,对于林毅夫教授在《林毅夫组阁 争议:新特征经济学的要义》中,对我在上一篇文章《追问增长根源:也谈林毅夫假说》的组阁 ,不得不严肃应答。这主全都是是是因为,在上一篇文章的争论中,中含的绝不仅是“断章取义”与“望文生义”,全都对于发展怎样取得、政府在发展中应该起到怎样的作   更多...

陈殿兴:依法治国不应有死角

(一)1997年9月,中国共产党的十五大明确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方略。1999年3月,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将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载入宪法。此前,我国也曾制定过许多法律,包括宪法。也曾号召朋友遵纪守法。有许多事情,看上去也是依法办理的。倘若不彻底,留下了死角:司法还还可否 独立,还还可否接受党的领导,实   更多...

陈殿兴:天末追怀阎明复

一,劫后相遇“文革”末期,人民出版社组织许多大学外语系俄语老师翻译《列宁文稿》。辽宁大学外语系也接受了4个 一项任务——翻译《列宁文稿》第7卷。“左派”力有未逮,只好我你还还可否你这名摘帽“右派”来担任校改和定稿工作。工作过程里遇到了许多什么的问题还还可否到北京查资料,向许多专家学者请教。于是给你到了北京。一天,我拿着人民出版社的介绍信,到   更多...

陈殿兴:中国文学发展与海外华人作家的历史使命

一、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的症结我你还还可否从德国汉学家顾彬教授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批评谈起,是是是因为他的批评引起了许多中国人的注意。大家反对,有的是人赞成。如此,朋友为社 会 看待顾彬的批评呢?当代中国文学的成就究竟是大还是小呢?评判标准:一要看对中国的影响。二要看对世界的影响。现在科技进步为考察作家及其文学作品的影响提供了4个 极为简便而客观的   更多...

陈殿兴:从《禽侠》与《麻雀》看中西文化差异

最近偶尔读蒲松龄《聊斋志异》里的《禽侠》,联想到了屠格涅夫的散文诗《麻雀》。《禽侠》写的是“鹳雀巢于鸱尾(鸱尾:一种生活生活建筑在宫殿屋脊两端的陶质装饰物,特征略似鸱的尾巴——引者)。殿承尘(即大殿的天花板——引者)上藏大蛇如盆。每至鹳雀团翼(长出翅膀——引者)时,辄出吞食干净。鹳悲鸣数日乃去。”朋友以为鹳不不再来了,结果翌年   更多...